官二代、富二代、穷二代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9-06 23:35    次浏览   

中新社3月5日电:周恩来侄女周秉建说,我们那个年代,社会上真的没有“官二代”、“红二代”的说法。周秉建讲述:上世纪六十年代,她就读的北京市第三十三中学有不少高干子弟,大家都是穿粗布,吃食堂,“没有什么不一样”。当时的官员子女,当然也有一定的特权。其父母拥有高于平民的工资,其家庭通常有相对于老百姓宽敞的公房保障,但与当下的特权阶层相比,何止是天壤之别?当时,高于平民的工资,也不过多出十来元钱,这是普通低干,较高层次的官员也不过一二百元工资水平,而百姓中普通职工的工资水平则通常在三四十元。显然,并没有过多地拉开差距。而官员的子女所享受到的,不过就是在干部食堂买的公平饭公平菜,与老百姓买饭买菜的差价也不过几分钱。所谓的官员子女在穿衣打扮方面,不过是穿条完整的裙子与老百姓孩子只穿条粗布裤子的差别。周秉建证实其就读的北京市第三十三中学有不少高干子弟,大家都是穿粗布,这种现象也毫不奇怪。“艰苦朴素”作为党的优良传统,高干子弟至少应当作出样子,即便让他出格花哨,其家庭恐怕也没有过多的节余来供应,这就是当时的现实。

“富二代”、“官二代”、“贫二代”,三个词其实都是“新词”,这恐怕绝非某个人创造之后即可立即传播的,而是有其社会根源的。“欺实马”当时也是一个网络新词,起因也是由于“富二代”的飞扬跋扈无视他人生命的飞车狂飙。而无论是“富二代”也好,“官二代”“贫二代”也好,绝不同于“欺实马”之类的突发词,而是经历了较长一段时间才被公众所接纳。

综上述,“官二代”、“富二代”、“穷二代”,当然是最近几年产生的新词,其对应的社会现实又是什么?贫富差距继续拉大,官民差距也在不断拉大。如果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生人,基本处于退休或半退状态,而官员则仍然处于较高的职位上,普通职工只拿2000元左右退休金,而在职官员所拿的俸禄又是多少?那何止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只差十来块钱?

3月11日中国网消息:3月10日,政协委员厉以宁在全国“两会”上表示,现在教育资源非均衡配置是城乡收入差距日益扩大的重要原因之一。社会阶层固定化,形成职业世袭化。“农民的孩子外出当农民工,他的孙子也只好当农民工。”

3月11日《武汉晨报》报道:3月10日,武汉工业学院大四学生小杨到一家动漫公司面试时,问题只有“家人是做什么的”、“哪里人”、“家境如何”。而和小杨同去的面试者因为父亲是高级工程师,家里有人脉资源,面试官当时就表示满意。

官场不乏“拼爹”的现象,“萝卜招聘”当然也是因“官二代”“拼爹”。“拼爹”越来越严重呈如火如荼之势,如果“拼爹”没有油水没有好处,谁又可能去“往死里拼爹”呢?而“往死里拼爹”,当然是封建世袭在当今的重现,它与现代国家法制民主理念格格不入。而之所以“往死里拼爹”,只能证明当下的民主法制建设轨道出现了“越轨”,因此说,“往死里拼爹”就是民主法制的死胡同。